首页 - 中西里菜

中西 CEO 外国的 CEO,年薪连花红美金上千万,职业生涯平均只有四年半,也就是说,这位行政总裁,虽然办公室在曼哈吞的顶楼,俯瞰半个纽约;虽然秘书把明天去新加坡或上海的商务机票连同他的手提包送进来,虽然他是红酒和鱼子酱专家,一张家庭合照搁八呎乘三呎的书桌案上,但这份尊贵的好工实在「唔易打」,他的风光平均只有四年半。 因为压力重大:他二十四小时睡不觉,要留神东京和伦敦的股市,提防全球恶意收购的股价波动,提防对冲基金,提防《华尔街日报》尖刻的评论。他主理的企业越成功,在本行、本国、全球,敌人越众,越多看不见的泥潭和陷阱,但在全球一体化的 IT森林,目标越大,越成为暗算狙击的目标,逃得过这次,避不过下一回。薪金连花红,年赚逾亿,其实赔偿不了一年到底的精神酷刑。 因为英美的 CEO都是独立的真战将,他的上头没有一个家族的帝皇。一帮董事悠闲在外,每月领一点点象征的袍金,公布业绩之前,他们会像鲨一样游回来,在董事局会议中把 CEO召来解释这个,质问那样。每一个政策,几乎都独立判断而决定,出了事无人可以推卸,上头也没有大树可以遮荫,年薪逾亿不是白给的,短短四年半,把半生的精力和学历通通烧光。 英美的 CEO,会越来越羡慕中国社会的同行──他们也戴上了 CEO这顶光环四射的帽子,但往往不必靠本事,只须有人事:他只要是某大党委书记的亲戚,受命为他守护利益。一幅土地收不回来,一个电话打给有力人士,旧房子拆光,居民赶走,河流填平。合并收购,也端看谁的后台硬,事情万一砸了,不会登上报刊。 中国的 CEO,薪酬和享受渐渐追上英美:他也一按电铃,叫秘书把手提包机票拿进来;他也成为红酒和鱼子酱专家,开 Conference时一口加州大学 LA分校学来的美腔英语;在疲劳之际,他也学荷里活电影的米高杜格拉斯,脱下西装上衣,解开领带,斟一杯威士忌,叹一口气倒在黑皮沙发办公椅,两脚往桌上一搁,揉眼皮。但中国的 CEO有两处地方总会露马脚:一,当他的幕后主人来电话,他会恭敬立正地「是是是」;二,他的办公室墙上只有跟「领导人」的合照,桌上却不会有他跟老婆子女的照片,因为他的二奶,是一位青岛模特,她只许他的钱包放她的裸照,其它一切都不准。
  你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:
中西里菜 中西翔 中西文化差异
运中西校 中西里菜 qvod 中西文化比较
中西里菜姐妹 中西里菜ed2k 中西里菜av